MENU

没有人在热河路谈恋爱

March 3, 2021 • Read: 85 • 生活

  最近我喜欢在夜里 22 点出去吹 10 分钟的风,哪怕 1 分钟也好。如果人不给自己思考的时间,与草木何异:吃饱穿暖,见得到阳光就是一天,把灵魂搁置在一边,再也不去问它一声:“嘿,你还好吗?”,即便沉默相视,它仍说“朋友,我并不好”,你就那么轻轻一笑,“我倒还不错”,它蜷了蜷身体,转身离开,再也不会说一句,你好,再见。
  3 月了,晚上的风不那么刺骨,偶尔一个哆嗦反而能让我莫名舒服,毕竟坐太久麻木了。往那漆黑的石子路上一站,即便漆黑的夜幕也被远处的红绿灯微微照亮,在这能看见影子——白日它总是被隐藏在脚下,这里不一样,只有在这时候你才注意得到它,它被路灯、车灯拉的好长,是默然无语还是伸手去碰碰它,全由此刻你所思考的来决定,蛮有趣的。
  今晚听的是《热河》,B 哥的曲儿就是这样,本来声儿就压嗓子里,跌宕起伏处才听的到他说什么,一个人的时候就总能听出别样的感觉,就能听到他唱的是什么。


热河路就像八十年代的金坛县,梧桐垃圾灰尘和各式各样的杂货店
人们总是早早的离开拉上卷帘门,在天黑前穿上毛衣点一根烟
热河路有一家开了好多年的理发店,不管剪什么样的发型你只要付五块钱
老板和她的妹妹坐在椅子上对着镜子一言不发
他们的老家在身后在岸边在安徽全椒县
没有人在热河路谈恋爱,总有人在天亮时伤感
如果年轻时你没来过热河路,那你现在的生活是不是很幸福
纪念碑旁有一家破旧的电影院,往北走五百米就是南京火车西站
每天都有外地人在直线和曲线之间迷路,气喘嘘嘘眼泪模糊奔跑跌倒奔跑
秋林龙虾换了新的地方 32 路还是穿过挹江门
高架桥拆了修了新的隧道,走来走去走不出我的盐仓桥
来到城市已经八百九十六天,热河路一直是相同的容颜
偶尔有干净的潘西路过,她不会说你好再见
没有人在热河路谈恋爱,总有人在天黑时伤感
如果年轻时你来过热河路,那你现在是不是已经被他们淹没
没有新的衣服能让你爱恋,总有一种天气让我怀念
醒来或者吃饱又是一年,相遇然后分别就在一天


  这词哪是什么关于恋爱的,我理解的“谈恋爱”不过指的是某种精神追求罢了,或是追求进步的精神,或是尝试改变自己,我脚下的土地不就是由无数热河路交错而成,梧桐、垃圾、灰尘、杂货店、新隧道、盐仓桥 ······,热河路一直是相同的容颜,难以改变。环境磨平棱角,衣服也是旧的,有什么人会去谈一场“轰轰烈烈的恋爱”?即便有年轻的女孩儿路过,也不会和你说一句“你好,再见”,就像“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”,因为热河路是没有希望的地方,没有开始,也不会有结局,连严格意义上的相遇都不算,只剩下一个个小人儿卑微的、虚伪的日夜伤感。

醒来或者吃饱又是一年,相遇然后分别就在一天。

  词写的真棒,一年的时间概念被他强行拉到了一天,时间的长河被极剧压缩,周而复始就在一瞬间,小人儿的日子不就是在曲曲直直的迷宫里、恍恍惚惚的镜子中、昏昏暗暗的烟雾间被消磨殆尽的?你听他的调:结尾的“一天”被拉的好远,好远,是叹息也是惋惜。自然的,本来让人费解的发问,如果你年轻时没来过热河路,那你现在的生活是不是很幸福?如果年轻时你来过热河路,那你现在是不是已经被他们淹没?你习惯了吗?你。。。——认了吗?

  我羡慕它,那天用相机拍下的一只小狗,平凡无奇的,与大多数狗一样的,它跌跌撞撞成长,即便它被主人随意送给某人,即便在热河路,只要有一口饭吃,它在哪都长得大,即便去垃圾堆里找点吃的,还被人用棍子追着打,它咧着牙朝他吼,痛下血口,但能见得到第二天的太阳,它就敢舔舔毛,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,享受胜利者的奖赏。

photo_2021-03-03_23-39-34

  ——愿你能做只自由躯的狗